©The bank#雨倩殷空 | Powered by LOFTER

小說寫不出來的隨筆

嘗試憶起好幾年前的夢,手指試著在和皮膚顏色相反的鍵盤上飛舞。

也許年歲長了,才發現自己越活越回去。

腦袋是放空了,暈轟轟的迴響著凌晨睡前的那首Animals。

坐在辦公室裡像透明人,安靜而小心翼翼的開了小差。也許不必這麼遮遮掩掩,隔壁同事螢幕上突兀閃著不該在上班時間出現的臉書。

主管依舊躲在那與世隔絕的玻璃室裡,一目了然的透明。

也許我們永比他們幸福,至少不會一抬頭發現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注目的眼光之下。至少,我旁邊有一堵白色的牆,足以讓我遮去大部分目光。

打開word第七十分鐘,白底上跳躍著黑字。

一目十行的將昨天偷閒寫的草稿看了第十八遍,腦袋卻擠不出幾個字。

老了,當然,開玩笑的。

不過比起以前的自己,也許自己真的老的不像樣。

沉穩,疲累,學得不分地點可以秒睡的技能。

記憶力也大不從前,總愛看著圈子裡的新人們感嘆從前。

其實也不過入圈兩年,卻總愛裝深沉。

洗盡鉛華之後的重生,卻還是一事無成,抱著一如既往的心情。

微笑。

受過了傷早已忘了,走到街角處那個轉角依舊會被突起來的生鏽粗釘絆倒。

是不願向前,還是已然習慣這既定模式?

也不過只是,旁人眼中的無病呻吟。

有時候壓在心裡的東西太多,突然要說話時,才發現,已經忘了如何自然的表達。

為賦新詞強說愁,身邊走的人太多,眼眶泛紅了太久。

只能漫無目的的打著雜亂無章的文字,在沉靜的辦公室裡安寧。


热度: 7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