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ank#雨倩殷空 | Powered by LOFTER

【王&肖教你背單詞】Alternative

adj.(形容詞)

非傳統的,非主流的,不接受世俗準則的,另類的

隨便一個的,任一的,兩種可任意選擇的,可供選擇的

交替的,取代的,代替的,代用的,替代的

不同的

可供替代的

n.(名詞)

選擇

供選擇的東西、事物

We have the alternative plans of having a picnic or taking a boat trip.

我們在去野餐或者去乘船旅遊兩個計劃中只能選一。

I had no alternative but to accept the offer.

我除了接受該項提議之外,別無選擇。

以上資訊來自海詞詞典。

算是很感謝組織給我這個機會,願意收留我這個文筆渣到不行的人quq

然後也感謝言九太太一直的督促和催稿...卡著死線終於交出來了

這次我採用的單詞取用代替的和不同的用法..不過好像到最後也沒有扣題(?)

不管怎樣!非常謝謝組織,讓我拖延著搞事...

如果可以接受戲寫太多不會寫文的文筆!

那麼英雄!我們來吧!

祝大家元旦快樂!!!!!


灼热,潮湿,交结,摩挲。

浅尝辄止的一个吻。

肖时钦在被掐上腰间软肉时不住地颤抖,他微微张开唇线目光迷离轻喘出声,臂膀勾上王杰希脖颈将其拉下抵上鼻尖,抹了平时温和声线难掩沙哑地轻唤身上恋人的名字。

王杰希碰了碰人柔软双唇俯身将肖时钦覆住,沿着人宅在科技室养出来的白皙肌肤吮吻而下,正欲解开人衬衫扣子时喉头却骤然被冰冷刀刃抵上。

"王杰希在哪?"

"我在这。"王杰希敛下眉眼泰然任由人动作,目光坦然对上肖时钦眼底一片清明。

肖时钦听见酥心情话露出笑意,他放缓了语速慢条斯理轻笑出声,"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肖时钦顿了一下将刀刃往前压了压,眯起眼睛凑近人的耳边,细语如情人间呢喃,"反叛军也是厉害...能搜到这么隐密的情报。"

「王杰希」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还来不及摸上被单里藏着的手雷,背后窗户突然轰然碎裂,火红凤鸟袭卷热浪藏着星星射线直朝床上两人攻来。

肖时钦目光一凛飞快往「王杰希」喉头狠戾一划,怎料身上的人骤然一推他的肩膀以非人动作向后躬身飞去,肖时钦在门外人的惊呼声中往右滚了两圈堪堪躲过法术,瞬息之间抄起藏在枕头下的袖珍手枪往「王杰希」连开三枪。

门外响起清脆念咒声,全神贯注顺发魔法禁锢笼罩在轻巧落在地上的「王杰希」身上,紧接着熔岩烧瓶却以诡谲角度自窗户飞进砸在地板上引起大火延蔓,外头身影一晃灭绝星辰带着碎屑星光朝里头的「王杰希」一拍,天光乍破轰隆一声雷霆末日破空直劈人脑门上。

肖时钦戴起眼镜隔着烟雾看见火海后两个身影,只见较娇小的那位一扬手杖发出水球将火扑灭。

烟雾散去。

王杰希携着戴妍琦赫然出现。

肖时钦忍不住笑起来朝两人招招手,王杰希挑起眉眼不动声色将戴妍琦挡在身后,手指轻点颈间示意肖时钦收拾一下凌乱衣裳。

肖时钦清咳一声尴尬背过身把自己收拾好,耳尖微红慢慢走回两人旁边。王杰希若有所思看着只余焦黑地板的打斗现场,指了指尚有一丝魔法波动的地方。”感觉不是单纯法术。”

肖时钦略一沉吟点头同意,瞬间移动有一定的距离限制,且不说『王杰希』没有这个技能,在魔法禁锢下药使用任何魔法移动道具根本是天方夜谭。

王杰希瞥了肖时钦一眼,动作自然地脱下大衣披在他身上,肖时钦闷不吭声把自己包好,余光扫到戴妍琦转了转眼珠双手摀住脸,指缝可以塞进一颗鸡蛋。

“队长,我出去警戒啦!”戴妍琦带有促狭意味地看了看两人,持着法杖笑瞇瞇蹦出去,末了又探头进来招呼一声,”我会走远点的!”

“妍琦。”肖时钦无奈扬起声调喊了她一声,门外的女孩咯咯笑了几声脚步声渐去,王杰希摇了摇头面不改色揽过肖时钦的肩,引来怀里人好笑地肘击。

“干嘛?”

“坐实一下。”

王杰希侧过头一本正经地用会议桌上的语气调笑着,敛眉用嘴唇碰了碰肖时钦额前乱发。”还好吗?”

肖时亲含糊应了声蹲下来拿着手帕探触地面,没有错过王杰希略过他唇瓣的目光,即使是任务所需、情势所迫,但他也对恋人有些愧疚,在旁人面前游刃有余的官腔一点也使不出,只能别脚转移话题。”我探查一下。”

“我把资料传回去了。”王杰希也没进一步询问的意思,目光闪烁直盯人后脑勺,抿起唇线大掌按上肖时钦的肩膀捏了捏。”我懂的。”

“多谢。”肖时钦顿了顿才闷出一声,也不知道是在回答哪个问题,手一收从腰间摸出部队专用仪器把新得出来的猜想传回去,一系列动作却看王杰希的手还虚放在肩上,他忍不住轻笑起来反手与人握在一起,”王队长,工作时间。”

“不许调情。”王杰希淡淡抽回手回复成平常在队员面前正经严肃的模样,肖时钦不忍发笑着站起来,顺手把周边打斗痕迹抹去。

“走吧。”

 

 

 

 

等到三人终回到基地已近黄昏时刻,一近指挥室便看叶修俯在桌上小憩,只留一个后脑勺给他们。王杰希和肖时钦对看一眼匆匆交换几个手势,肖时钦一夹小腿并脚行了个军礼,朝王杰希微微颔首带着戴妍琦离开房间。王杰希等到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时才回过身,屈指扣上桌面不急不缓敲了几下,只见叶修揉了揉后脑勺睁开眼睛看也不看拿起文件往后递,”呦,老王,回来了?”

“嗯。”王杰希应了一声翻看起手上文件,沉吟一声。

“小肖遇上王不留行了?”

“对,不过后来被他用特殊法子逃了。”

叶修安抚性拍上王杰希的肩膀,从口袋捞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没点火,凛起神色十指飞舞在键盘上,三两下调阅出方裁张新杰跟喻文州紧急赶出来的报告。王杰希凑过去一看顿时了然笑起来。”心真脏。”

叶修似笑非笑睨了他一眼又叫出一个文件,半开玩笑伸出指头在王杰希跟前晃了晃。”别忘了,你也是其中一员。”

“杰希大大…接下来就是你的主场了。”

 

 

 

 

肖时钦领着戴妍琦回到雷霆基地后便一头钻进实验室里,戴妍琦还来不及招呼队友们压他去休息就给人遛了,瞪圆了眼站在原地直跺脚,苦恼地抿起唇线思考片刻编辑了一条短信出去。

此时肖时钦正躺在机械舱里摆弄着仪器,一大早联盟下的命令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清里叛军兵线本是她们的基本任务,通常抓到俘虏也是绑回去审讯或当场灭口。而这次指名要带回去由最高层处理…….也不知什么时候他们一群人凭空多出除了冯主席以外的上层了。

肖时钦目光扫过排列整齐的记忆文件无意识皱起眉头,为了避免在战场上骤然罹难而重要数据失散,他们一直习惯把重要记忆存盘在独立的机械舱,没想到却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他敛下眉眼将头罩戴上,点选了一个月前的记忆播放,钻进棉被里阖上眼睛。

 

 

 

脚步方踏入研究室恶臭便扑鼻而来,不自觉蹙起眉头跟着大部队脚步前进。

昏暗一片,唯有营养槽的诡谲萤光绿照耀脚下的步道。肖时钦抬头打量覆上面罩的实验体,骤然想起此行的目标有些犯恶的闷咳一声。

"队长?"走在前头的戴妍琦困惑回头,眨了眨大眼睛自兜里掏出风油精塞进肖时钦手里,弯了眉眼抱着身旁柳非的手莞尔。"这个很有用啦,队长加油!"

肖时钦苍白着嘴角朝人一笑点点头,将风油精擦在太阳穴和人中上稍稍纾解了反胃感。他若有所思越过人群看向走在前头和蓝雨队长并肩的王杰希,压下心头隐隐浮起的不好预感,敛眉垂眸捏了捏口袋里的护身符。

"开什么玩笑?"

骤然地反驳声惊起认真看路的人们,黄少天拧着眉头被喻文州按住双肩不掩怒气。肖时钦神色一凛越过姑娘们径自走到前方队长聚集处,王杰希瞥见人来让了个位置,小声给他解释现在的状况。

"少天。"喻文州压低了声线顺着黄少天的背轻声安抚,"冷静点。"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一甩手往后退到徐景熙旁边,双臂交叉于胸前防备姿势明显。

喻文州略带歉意朝其它人摇摇头,也是默不作声站到蓝雨众人身边。

"复制人和我们有相同意识吗?"楚云秀眼见现下紧绷状况双手插在口袋里沉吟一声,漫不经心抬眸看着实验槽里相似度高达99%的黄少天。

"并没有,之后要录下各位一天的行程给复制人作为参照。"

"那战斗力呢?"

"我们已经把各位的战斗和身体数据输入进去了,现下看起来成效良好。"

楚云秀嗯了一声扯着苏沐橙的手往后走,经过黄少天身边时按上他的肩安抚性拍拍,"我没问题了。"

"那各位队长们还有什么问题吗?"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露出微笑,歪了歪头询问。

几位在业界被称作肚子里一滩坏水的战术大师们对视一眼,终是张新杰动了动薄唇无声说了些什么摇摇头。

王杰希站在最前面索性为这一干各怀心思的人们定了调,”没什么问题了。”

散会之后一帮人杵在研究基地门口也没走,姑娘们早就围成一圈窃窃私语,苏沐橙倒是慢悠悠晃到叶修身后站定,和队长级的大男人们大眼瞪小眼。

肖时钦不动声色挤到王杰希旁边,趁着大部队沉默时刻偷偷勾住旁人的小指,王杰希微挑起左边眉头尽含询问意味,反手握住调皮挠他手心的指头。

肖时钦大有无辜意味读出人眉宇之间淡淡的不赞同,正经时刻撩什么人。抿着唇线小幅度一笑,手指钻了钻不知道打哪儿来变出一个小纸条塞进他手心里。

流畅做完一系列不误正业的小动作后,肖时钦抽回手清了清嗓子琢磨着开口。”晚上各位不知可否赏脸…吃个宵夜?”

话语方落,叶修便噗哧一声卷起薄唇拉起招牌微笑,他挥了挥手转头招呼着兴欣的伙伴们就走,”就等小肖你这一句了。”

肖时钦无奈摇摇头,敢请就吃定自己这一句才让苏沐橙站过来早早走人。周边的队长倒是验证了叶修的话纷纷点头,几个四期的还带着调笑意味拍上他肩头。

王杰希也没克制嘴边的浅浅弧度,故作矜持地朝肖时钦拱手一揖,"麻烦肖队长了。"

肖时钦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招呼着恋恋不舍的戴妍琦。还不忘回头对王杰希打个手势指指手心。

王杰希直到回了自己的寝室才将纸条打开,看着恋人清秀字体忍不住笑出声,只见平时温润有礼的对象难得玩心大起在纸上夸赞王杰希本人比那不知道打哪来的复制人帅了不只一点,末了还在落款处画了o_O。

王杰希一路走来那双眼睛不知被大做文章过几回,自然是没放在心上,恋人难得一见的调皮像小猫爪似地挠得心头一痒。他小心翼翼把纸条收进暗箱里上了锁,回手打开计算机准备迎接肖时钦的宵夜。

二十三点四十五分,屏幕跳出一个小小的对话框,王杰希放下手上处理中的数据双手放上键盘。只见肖时钦已经硬生生在联盟的网络系统中辟出一方不受监控的聊天室,慢慢的把各个客户端拉进来。

肖时钦:看了没?

王杰希:嗯

王杰希:画的不错

肖时钦:害羞了?

王杰希:别闹,有人来了

苏沐橙:暧?打扰到你们啦?

叶修:啧啧啧,大晚上的

喻文州:噗...别揶揄肖队和王队了

叶修:别开小窗啊,正经点

楚云秀:开始了啊?

肖时钦:韩队,新杰会来吗?

韩文清:在我旁边

叶修:那就开始吧,小肖你没把少天弄进来吧?

肖时钦:没有,他没开网络我拉不进来

喻文州:少天在旁边

喻文州:人齐了就开始吧

王杰希:取个名字称呼复制人吧

张新杰:明天统一收?

王杰希:嗯

叶修:文州先来?

喻文州:好

喻文州:我刚刚稍微看了一下研究人员的名单,今天接待的人没在上面

楚云秀:卧底?

喻文州:有可能

叶修:小周?

周泽楷:哈啰叶神!

叶修:.........

叶修:小江别闹,小周最近有没有跟冯主席前面过?

周泽楷:有

叶修:有奇怪的地方吗?

韩文清:你怀疑老冯?

叶修:嗯

江波涛:小周说他上次去见冯主席时是隔着帘子的

喻文州:帘子?

周泽楷:平常不是

叶修:啧...那真的有鬼了

苏沐橙:叶修,你打算怎么办?

叶修:得揪出来啊

张新杰:你想好了?

叶修:嗯

苏沐橙:暧..秀秀啊,你要睡了吗?

楚云秀:嗯?怎么了?

苏沐橙:让他们开小会呀

叶修:喂喂沐橙..

肖时钦:警戒

王杰希只见眼前屏幕一闪瞬间归于沉寂,片刻之后慢悠悠重新开机。他吁出一口气向后倚着椅背,阖上眼睛在脑海中快速过滤一遍今天所有发生的事情。

联盟上层的诡谲不知是真是假,照叶修的意思必须要有个人当饵去刺探。复制人的出现带来战争的更多可能性...但以联盟目前的情况,倒也是一个未爆弹。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集体"吃宵夜"了,会这么快被发现...幕后主使对大家还真是了如指掌。

王杰希拿起手机只见上头闪过肖时钦报平安的短讯松了一口气,肖时钦的计算机技术和反侦查在一群队长中也是数一数二,这么快就被破解...不容小觑啊。

他凝视着笔记本上草草列出的疑点沉吟片刻,心底隐隐约约有些猜测浮出水面......

 

 

肖时钦醒过来时习惯性往旁边摸眼镜却一无所获,有些困惑眨了眨眼睛只见眼镜被递了过来。

"妍琦,谢谢。"肖时钦接过眼镜低下头慢慢戴上出声道谢,撩起眉眼看过去却是理当该在微草的王杰希。

王杰希看着发现自己的恋人满脸懵懂望向自己忍不住勾起嘴角笑意,覆上人的手轻轻拍了拍,语气好似诉说着今天天气真好等稀松平常的话。"没休息?"

肖时钦一顿有些心虚地抿起唇线,轻咳一声挣扎着翻身下床。"我..查东西。"

王杰希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明显逃避的人,大手覆上肖时钦的脑袋瓜亲昵揉了揉,替他整好衣领算是暂且绕过对方。"去会议室休息吧。"

喻文州进到会议室便看见俯在桌上睡得香甜的肖时钦,一旁的王杰希见到他来竖起指头立于唇前小小嘘了一声,另只手轻轻拍打着肖时钦的背一副哄小孩睡觉的架势。

喻文州忍不住笑起来,本来对坑害肖时钦这件事他们几个也没底,还是叶修把陈年往事翻出来才定案。本以为王杰希会有微词...现下看来,八成五是叶修跟他达成什么协议了吧。

"太累了?"

"嗯,让他稍微休息一下。"王杰希点点头朝人使了个眼色放轻声线,末了又小声开口,"睡很熟。"

"时钦有察觉到什么吗?"喻文州用文件掩着嘴角依言放低音量,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第四个人谨慎开口。

王杰希敛眉凝视着肖时钦的睡颜摇了摇头,知道对面一脸纯良无辜的喻文州肚子满是坏水,有些警告性地敲了敲桌子。"别瞎搞。"

"不搞。"喻文州弯起眉眼柔和一笑,瞇起眼笑得如沐春风,可王杰希怎么看就觉得这家伙又要搞蛾子了。

王杰希索性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他,思考片刻在肖时钦周围布下张新杰做出来对付半夜闹腾的张佳乐的静音结界。

肖时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床上,迷糊看了眼时钟发现离开会的时间已经过去五个钟头猛然瞪大眼睛,慌慌张张准备换衣服冲出去时瞥见桌上的纸条停下脚步,规整的会议纪录和要点报告被人凝厉的字体写的端端正正,语末解释让他继续休息的理由并附上画得有些歪歪扭扭的机械小人。

王杰希三个大字的落款处旁边还加了个P.S.回你纸条。

肖时钦哑然失笑。

他噙着笑意摇了摇头,收拾一下甜到心底的情绪按下紧急召集键把队友们唤进来,既然自家恋人已经帮自己担了那么多事了,叶修先前也将先锋的位置交给雷霆,也得做出实际反杀反叛军的成绩出来好好答谢一番。等队友们陆陆续续进来后,肖时钦调出大屏幕上的地图仔细部属几个要塞,又调出先前与「王杰希」交战的各项数据。

 

他细心分配完所有队友的任务后将前几日做好的单频道耳机拿出来发下,做完一系列战术部署,他敛去平常温和的笑容,眼底隐隐闪过锐色,露出在战场才能见到,数次带领雷霆反败为胜战术逆袭的强硬神色。”只可成功。”

站在最前面接过任务指令的方学才神色一凛,带着众人利落行了个军礼。”遵命!”

肖时钦目光慢慢扫过眼前陪自己征战已久,生死与共的队友柔和了神色,慎重地站起身小心叮嘱。”万事都要小心。”

“知道啦队长!”戴妍琦从程泰背后冒出头来笑嘻嘻回了一句,拿着肖时钦特地给他漆的深紫色耳机晃了晃,”我们一定会为了吃队长请的火锅回来的!”

戴妍琦这一打岔让方才肃穆的气氛一扫而空,肖时钦看着活络起来互相打闹的队员们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只见戴妍琦的目光对上自己露齿一笑做出口形。

--队长,你也要小心。

怎知一句小心却是flag。

 

 

 

 

肖时钦摀着伤口冷眼瞧着眼前逐步将他包围的敌人,握紧手上的枪枝脚步后踏将重心后移。

战火连天。

他不动声色看着电子眼传过来的画面,目光慢慢扫过眼前的敌人,垂下眉眼快速计算出一条最安全的撤退路线。他扬起手却见眼前的人各个都一脸戒备举高枪枝指着他眉心,他倒也从善如流举高手做出投降姿态,盘算着对方顾虑着要活抓自己,缓缓放下持枪的手,平放到腰间位置松开手让枪掉落在地上。

受命抓捕肖时钦的人对看了几眼,向前一人戒备往肖时亲走来。说迟时那时块,肖时钦掐准时机一挑机械箱瞬间放出磁场线圈,重力自上而下顺席而降将一干人打趴在地,他脚尖一踢将枪枝踢起来拿在手上,飞快打出一枪击落旁人欲开枪的举动,火箭推进器瞬发不到几秒肖时钦便冲开包围。

天空骤然传来雷响,雷电贯穿以破空之势朝肖时钦劈来,他心下一惊手下一刻未停喀哒上膛,往法术光芒闪起的地方连开三枪随即往旁边一扑几个受身滚出技能范围。突袭者并未给他歇息机会,一连串元素法师的大招紧接着呼啸而来。肖时钦只能护着腰腹头等重要部位,能闪就闪,却还是无可避免硬吃了几个大招。

无须魔力回复,毫不间断的技能施放,超乎常人的行动意识。

这才是复制人最可怕的地方。

耳机里已经传来方学才惊慌的询问声,一阵讯号杂音闪过后更出现远在总部的喻文州的撤退声。

肖时钦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细想为什么战术布置会被这么轻易的攻破,他囫囵抹去脸上沾染的鲜血和单边眼镜碎片,支着膝盖站起来紧紧盯着躲在房屋后头的人。

风城烟雨──楚云秀的复制人。

他艰难地瞇起眼睛看着风城烟雨自墙角跺出,悄悄放出一个电子眼侦查。方才的爆破实在太大,他的眼镜在闪躲中已经不知去向,只能靠着模糊的视力来辨认色块。

他也知道还有另一个人埋伏着,队内有元素法师的他不可能不清楚可以放出的技能,即使在最危急的情况下他也清晰判断出有来自非法术系的技能。

夜雨声烦?飞剑刀?会被派来堵他的复制人还有谁?

叶修的猜测无须说明已经对了十之八九,联盟上层已经被控制,这才能解释为什么三番两次被复制来的人会出现在战场上,并与他们为敌。

他握紧手中的枪抿起唇,索性关掉耳机隔绝另一端戴妍琦已经带有哭腔的哀求声。

情况多危急,他比谁都清楚。

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不能撤退。他一撤退,后线的死伤只会更多。

联盟需要守住这座城池才足以和反叛军抗衡。

心念一动,肖时钦指尖发力向后一踏配合着机械旋翼朝风城烟雨攻去。他毫不惧怕看着眼前隐约闪动起来的法术光芒,一记钻臂冲击牵动身体瞬间来到风城烟雨身前将其击退好几步,扬起手机械拳直直往风城烟雨脸上挥去。

背后。

肖时钦奋力将风城烟雨揍得脚步一晃,还未补上几枪便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不敢恋战马上回身,怎料对上近在咫尺、属于黄少天的眼睛。

夜雨声烦。

肖时钦心中警铃大起却也无法做出任何反应,机械师的步步技能都需要仔细精算而过,虽然他的近身搏斗也有一定水平,但是对上夜雨声烦这种黄少天级别的近战对手,他也只有挨揍的命运。

流星式!

幽蓝的剑光闪成一道蓝线割裂肖时钦腹部衣服,剑客最快的技能被夜雨声烦毫不留情的使出,肖时钦只能咬牙将闪影横于身前,徒然无用的挡着致命技能。

光芒散去。

肖时钦向后飞去,殷红鲜血在画出弧度洒落在夜雨声烦的衣服上。夜雨声烦冷着一张脸步步逼近趴在地上被鲜血模糊双眼的肖时钦,居高临下俯视着正在咳血的将死之人。

他扬起剑狠戾向下刺去,却见趴在地上的人抬起头朝他狡诈一笑。

肖时钦猛然抱住夜雨声烦的小腿,火箭推进器自肖时钦身后炸开带着两人往后飞去直直撞上肖时钦埋伏已久、却被夜雨声烦削去一角的补食者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出的机械空投也掐着时间拍着小翅膀飞到两人头上,肚皮一开咕咚咕咚滚下炸弹,肖时钦狠心将空气压缩机对着自己猛力击出,擦着爆炸离开机械空投的攻击范围。

他仰躺在地上,离一系列与死亡擦身而过的动作不过过去十几秒。

他知道被自己奋力揍到半脸流血的风城烟雨喃着咒语,天空被乌云垄罩隐约可见雷电闪动。

雷光炼狱。

元素法师压箱底的致命一招。

他狼狈地轻笑一声,受伤太重,连一根手指头也抬不起来,更别谈躲过这一记了。

肖时钦突然有些庆幸还好每次任务前他们都有写好遗书了,他认命地阖上眼睛嘴角噙着笑意等待最后一击下来。

雷声轰动。

六道雷光劈下,巨响着打在肖时钦脚边,他隔着眼皮感到亮光闪过,凭借着出色听力听到他的命运破空袭来。

 

 

 

 

 

王杰希有些颤抖着抚过肖时钦的眉眼,失血过多的他苍白躺在医院永无尽头的白之上更显脆弱,他控制着力道还是略显粗鲁地俯下身将肖时钦抱进怀里。

准备报告术后注意事项的张新杰早已悄无声息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这对情人。

王杰希真的不敢回想当时赶到现场的情形。

他跟叶修方才直捅联盟上层,在冯主席的办公室逮到陶轩,无所不用其极用最快的速度逼对方说出情报并画押。

将陶轩留给叶修后他一刻不停回到指挥室,心底一直隐隐约约有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一进会议室喻文州便面色凝重叫他去最前线支持肖时钦,百无一疏的计划不知道被谁捅开了篓子,雷霆的整个战术的接续被硬生生从中打破。

他跟方锐骑着扫把赶到现场时正迎上肖时钦将被击中的那一幕,幸亏方锐当下反应神速打出念气罩替肖时钦挡住一击,但区区小招挡不住随之而来的几道雷电,他压低灭绝星辰俯冲而去将肖时钦从死亡手中捞起,重现魔术师风华以诡谲角度堪堪躲过自羽睫擦过的雷电。

后来他们根本赶着死亡线将肖时钦带回总部,联盟的牧师们被紧急召集,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手术快耗尽王杰希的所有希望。

在他眼前死过很多人,战火本无眼,队友的血、敌方的血,他通通沾惹过。

但这次……

王杰希怀抱肖时钦的力道似要把人揉进血肉里,此举动终于弄醒手术完接连睡了快两天的肖时钦。

他吃力地动了动插满针管的手轻轻拍上王杰希的背,沙哑出声,”杰希…”

“你醒了?”王杰希顿了一下不可置信地放开他,难得紧张地上下确认他,”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没事。”肖时钦叹息一声,最终还是吃痛放下想抚上王杰希脸颊的手,白着嘴唇虚弱地笑了笑。”抱歉。”

王杰希狠狠闭了闭眼隐下快要喷礡而出的情绪,满腔情绪想卸出,还是顾虑着肖时钦的病情小心翼翼帮他盖好被角,低头吻上他额头亲了亲。”先休息,剩下的你好了再说。”

王杰希看着又困倦睡过去的肖时钦终于放下心中一颗大石,他揉了揉额角心下计起,没有忘记要报复那几个幕后黑手。

 

 

 

 

 

后来的后来,王杰希和肖时钦双双请了长达三个月的假期,美名曰术后恢复和心灵补偿。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在韩文清和肖时钦的掩护下过的安然自在,反叛军后续一系列的清场和搜集证据全部落在叶修和喻文州身上。

在两人快以会议室为家、水深火热的时候,王杰希很有闲情逸致地带着肖时钦上山住着小木屋看星星。

肖时钦裹着毯子有些犯困地缩在火堆旁边,身后的王杰希长臂一揽将他抱在怀里充当人型火炉。

“今天有流星。”王杰希低头亲了亲人发梢,引来肖时钦吃痒的挣扎。

“别闹。”

“好,不闹。”

“你还来!”

肖时钦躲了片刻不堪体力在王杰希怀里徐徐喘气,王杰希下巴抵着他脑袋瓜终于安份不挠他腰间软肉。

肖时钦狠狠喘一口气泄愤似地掐了把王杰希手背,”怎么突然想上山看星星。”

王杰希摇了摇头摆出天机不可泄的正经表情,肖时钦无奈一笑也没追问,扬睫凝视因高海拔而没有污染的天空,看了片刻却突然回身将王杰希扑倒在地。

王杰希反射性护着人仰倒在草地上,看着目光闪闪嘴角带着笑意的恋人无声发出询问。只见肖时钦背着光弯下身垄罩在他身上,低头与人眉心相抵。

肖时钦坦荡荡望进王杰希眼底,叹息似地用唇碰了碰王杰希的唇面,贴着薄唇含糊不清出声。

──王队长,你可知晓再多万众星辰也抵不过你眼底星光。

王杰希目光闪动,扣着肖时钦后脑勺压进唇齿相交。

一吻封缄。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