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ank#雨倩殷空 |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王】........中心思想就是系紧安全带

#abo

#生子慎入

#等邊大三角設定



王杰希听到开门声扶着腰晃晃悠悠朝门口走去,玄关前两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看见他不约而同伸手想要抱他,王杰希头也不抬径自栽进离他最近的人的怀里,带着浓浓鼻音埋在人颈窝哼出一声,”困。”

 

“怎么不睡会?”喻文州抚上王杰希后脑勺揉了揉,推着他往里头走。

 

“睡了然后晚上开party?”被推着坐下的人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被遗忘在门口的叶修凄凄凉凉地喊了声大眼儿你偏心啊,提着公文包卷起薄唇吊儿啷当伸手一指。”有妻有儿,天伦家和。”

 

蜷回沙发一角裹得严严实实当乌龟的王杰希气笑,”你把谁当孙子了?”

 

喻文州也是好笑地搥了叶修一下,被人按住交换了个黏糊糊的吻,直至喻文州喘不过气咬了叶修一口,他才恋恋不舍舔了舔嘴唇。

 

“你别撩我哈。”

 

“杰希睡着了。”喻文州敛下眉眼一付乖巧纯良的模样,叶修明知他一肚子坏水却不免心头一痒,揽住身前人的腰身收拢手臂拉了过来。怀里的人笑吟吟亲了亲他耳垂,勾着人领带用了气音喷在人耳后。

 

叶修暗示性地滑过人尾龙骨揉了揉,没有忘记当年他俩滚上床爆出来的信息素直接让傍晚归家的王杰希一开门就软了腿,先不说两个Alpha滚床跟打架一样,何况王杰希现下的身子也由不得他俩这般折腾。

 

“五个月了....”喻文州一眼洞悉叶修心里那些弯弯绕绕,指头一勾将领带解了,他停顿了一会持着宛转吴侬口音补充,”差不多,可以了。”

 

叶修和人交换了几个眼神,耐不住嘴痒抓住喻文州含着唇瓣细细厮磨,冷不防背后传来一声冷哼。

 

喻文州坦荡荡回过身迎向瞇着眼睛的魔术师,那人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抑或是根本在装睡―将后半对话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老王,偷听人说话不厚道啊。”

 

“我洗过澡了。”王杰希言简意赅将成形计划扼杀在摇篮里,叶修和喻文州两个罪魁祸首也配合露出惋惜神色。他垂着头搭在明显拢起的腹间,抿着唇线理直气壮指了指肚子。”我饿了。”

 

“是是是,遵命。”喻文州一秒举起手来投降,脱了外衣乖乖钻进厨房张罗晚餐。

 

叶修大手一捞将王杰希虚虚抱在怀里,严肃认真的微草前队长拿起方才被打断的进度翻看,时不时在育儿书籍上画上一两句重点。叶修侧头吻了吻人脸颊,半枕在他颈窝间目光柔和扫过密密麻麻的文字,他放低了声线轻柔开口生怕扰了此刻温馨,”这些我跟文州会帮你注意的。”

 

王杰希摇了摇头,细碎发丝挠过叶修额前引来他不住轻笑,他故作委屈伸手在王杰希腰间一掐,人儿骤不极防被偷袭没忍住喉头的一声喘,急急推开叶修往旁挪去。”别闹,我自个儿注意点也是好的。”

 

叶修知晓他个性也没在意地一笑,屁股挪了挪紧挨着王杰希挤过去。

 

“我倒是觉着您老适合诵经礼佛。”

 

王杰希蹙起眉头格挡人的攻势,顺手抄了个枕头掩在腿上,”又不是他庙。”

 

叶修忍不住笑出声,状似无异地扫过人腿间,隐隐约约觉得自己Omega的不对劲,连想到喻文州方才的话心底有了些估量,他漫不经心拥着人细细碎碎隔着衣服吻着王杰希肩头,身下人紧绷住身体推拒着他脑门。

 

“别。”

 

叶修抬起头迎上人隐约带着水光的眸子一笑,手如蛇蝎灵巧破开王杰希半是哀求的阻挡,按上人胯部果不其然已经一片黏腻。

 

他见人紧张地死死抿住唇线心头一软,倾身上前安抚性吻过人眉心,暗哑着嗓音不动声色释出信息素包裹住不安的Omega。

 

他说,杰希,这很正常,忍着反而对孩子不好。

--


麻油外連,用學校電腦太羞恥了(###

取名廢已經放棄思考了quqqqqq

评论(1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