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ank#雨倩殷空 | Powered by LOFTER

【方王】醋意

方士谦当然知道那群人用什么样的眼神来打量他们的王。

赤裸,热烈,而势在必得。

微草年轻的王立于乳白色大理石阶上,半垂着眸低声与底下的使臣们说些什么。

低敛而繁复的长袍底下,白皙赤足携着银铃脚链轻轻踏在豔红地毯上。

他看见他青涩的王,面色不改地伸出手接受隔壁蓝雨国国王的吻手礼,那意图昭然若揭——并非臣服,而是为了猎物落网的权宜之计。

他学着林杰昔日模样故作郑定的周旋于众人之间,眉眼间犹藏着掩不去的稚气,他板着严肃的表情认真回应着些什么,看上去,特别可爱。

方士谦勒起嘴角嗤笑一声,半倚着柱子不动声色打了个响指,不知道打哪儿来的使臣糟了大祸,不受控制地摇摇晃晃往精灵王走去。

金黄液体泻下,王杰希的厚重礼服顿然湿了大半,他蹙起眉头扶起跪在地上不住磕头的冒失鬼,若有所思直直往方士谦望过来。

方士谦单手插在口袋逕自破开人潮直达事件中心,温和摆出笑脸笑意却未到眼底,恭声提请王杰希更衣,王杰希眯起眼睛与方士谦对视片刻才点头同意。


一进到房间王杰希就被他扣着手腕抵在门扉上,唇面一阵柔软刹那攻破城池变成放肆的张狂。

津液交换之间柔软舌面扫过上颚,鼻翼搧动不自觉溢出讨饶的呜咽,王杰希被激得眼角发红,推拒着方士谦的肩膀趁着分离空档剧烈喘息。

方士谦抵着人的眉心一下一下啄吻着王杰希,紧贴着人柔软唇齿满含叹息出口。

他说,王杰希,我吃醋了。

王杰希僵了一下终是缓缓回抱住方士谦,埋在人颈窝间摩挲片刻才吐出一声,我也不喜欢。

方士谦侧头吻吻他发丝,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肩。"我们会让微草连霸荣耀大陆。"

这样,这样你就可以安然坐在王位上,不可冒犯,不可侵扰。

没有人会打你的主意,也没有人会敢打你的主意。

王杰希皱起眉头张嘴咬了一口他侍从的肩,小声抱怨。

"到底是谁在哄谁。"

评论(5)
热度(80)